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戴觅:数据说话,哪些领域是扩大进口的“潜力股”
发布日期: 2018-05-29  浏览次数: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的深入进行,中方已承诺大幅增加从美国的进口。主动扩大进口也成为了日前的热点话题。目前在进口领域还存在哪些制度性阻碍?哪些领域还存在进一步的开放空间?本文旨在通过一些简单的数据进行分析。

需要提前说明的是,虽然当下热点普遍关心对美国的进口,但事实上一味强调对美进口、减小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意义有限。双边进出口存在差异乃是国际贸易中的正常现象,正如我们从某商店里买东西,并不需要卖同等价值的商品给这个商店一样。强调双边贸易的完全平衡无异于退回到物物交换经济。而现代货币经济的好处,正是使得一国可以对一些国家出口他们所需的产品,并用所获得的财富从另一些国家进口本国所需的产品,从而充分获取国际分工的收益。基于这一前提,下文的分析主要针对中国的总进口,而不仅仅针对对美国的进口。

中国的关税高么?

说到进口的阻碍因素,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中国关税太高。而事实上,中国目前的关税总体水平并不高。图1展示了中国1995年到2016年的总体关税水平。1995年以来,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关税削减,平均关税由1995年的22%下降到2016年的7.9%。如果以进口额为权重计算加权平均关税,则2016年平均关税只有3.5%

这样的关税水平在世界范围看高不高呢?图2将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税进行了对比。2016年,世界平均关税水平为6.2%,而中国为7.9%。如果看加权平均关税,中国比世界平均水平还低1.3个百分点。对比发展中国家,巴西的关税水平为14%,墨西哥6%,印尼5%。因此,中国的关税水平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看,并不算高。诚然,如果和发达国家比较,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国的平均关税水平都在3%左右。和这些国家相比,中国的关税还有些偏高。但总体而言,3-4个百分点的关税差异已经不足以成为当今阻碍中国进口的主要因素。

中国1995-2016年总体关税水平

2 2016年世界各国关税水平对比

消费品关税存在下降空间,消费品进口仍有潜力

既然总体关税水平并不高,那么为什么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觉得进口货比国外贵很多呢?这是因为我们平常接触到的商品多为消费品,而中国在消费品方面仍存在一定的关税保护。图3展示了不同商品类型的关税水平。商品被分为四类:资本品(如大型机器设备)、消费品(如家电、食品)、中间品(如齿轮、汽车部件),以及原材料(如橡胶、石油)。可以看到虽然不同类型商品都经历了大幅度的关税削减,但是消费品的关税下降幅度总体低于其他类型的商品。2016年,资本品、中间品以及原材料的关税已经降到2.4%3.3%1.4%,而消费品的关税还保持在11%。当然,从世界范围来看,消费品关税比其他商品高是一个普遍现象(图4),反映了全球贸易政策重商主义的倾向。但是11%的关税水平仍存在较大的下降空间。事实上,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印尼消费品关税已不足3%

3 1995-2016年不同商品类型平均关税

4 2016年世界各种不同商品类型平均关税

事实上,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进口国之一,但在消费品进口的比重方面仍处于比较偏低的水平。如图5所示,2016年中国消费品进口仅占总进口的13%,远低于世界31%的平均水平。美国、日本、加拿大消费品进口大概占到总进口的35% -40%,即使是巴西、墨西哥、印尼等发展中国家,这一比例也在22%-30%之间。从这个意义上讲,扩大消费品的进口,满足广大消费者对高质量产品的需求,仍是题中之义。过去两年来,政府已经逐渐在降低多种消费品关税,覆盖面涉及奶粉、香水、化妆品、服装、汽车、水产等方方面面。可以预期,消费品关税的进一步下降会对消费品的进口产生一定的促进作用。

另外,除关税以外,我国对烟酒、化妆品、首饰、高档手表、小汽车、摩托车等产品的消费还会征收一定幅度的消费税。例如,高档化妆品的消费税率为15%201610月前为30%),高档手表税率20%,汽车税率依据排量1%-40%不等,摩托车依据排量3%-10%不等。随着我国居民收入的不断增加,消费升级是必然趋势,在以前看来是奢侈品的东西逐渐会有更多的人消费。因此,在一定范围内对消费税进行调整,也是扩大消费品进口的手段之一。

5 2016年各国消费品进口占总进口比重

非传统贸易壁垒仍有下降空间

除关税外,进口还可能受到配额、进口许可证等一系列非关税壁垒的限制。根据WTO的承诺,中国已经大幅降低了非关税壁垒。对于绝大多数产品的配额和许可证限制已经取消,仅对极少数产品实行进口许可证限制。然而,在一些非传统的贸易政策,比如卫生与植物卫生”(SPS)措施方面,中国仍存在继续开放的空间。一个例子是对美国的牛肉进口。美国牛肉曾在中国进口牛肉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2003年,来自美国的牛肉进口占中国牛肉进口总额的67%。然而在2003美国的疯牛病风波之后,中国就对来自美国的牛肉进口颁布了禁令,一禁就是14年。目前,美国牛肉占中国牛肉进口的份额不到10%。因此中国老百姓经常能听到澳洲牛,却很少听说美国牛。事实上,疯牛病风波早已过去,在执行符合国际标准的检疫的情况下,恢复对美国牛肉的进口可以增加老百姓餐桌上的选择,也有助于形成更有竞争性的牛肉产品市场。

政府采购市场潜力巨大

中国具有巨大的政府采购市场。2016年,中国的政府采购总额为2.5万亿元,相当于当年财政支出总额的11%GDP3.5%。然而,根据《政府采购法》,除非采购货物或服务在中国无法获取或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情况下,政府采购都只限于本国货物或服务。事实上,推动政府采购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有利于公共资金更有效率的使用,也可能提高公共部门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

目前,中国正在积极争取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PA)。一旦加入,中国和其他GPA成员国的政府采购市场将形成双向开放的局面。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逐渐开放政府采购,而中国巨大的政府采购规模意味着这一开放带来的进口增加将会相当可观。

服务贸易进口限制

除货物进口外,服务贸易进口也可能成为未来进口的主要增长点。尽管加入WTO以后,中国在零售、餐饮、酒店等方面已经实行了一定程度的开放,但总的来说开放程度仍然偏低。图6中,我们以世界银行颁布的服务贸易限制指数(Service Trade Restrictions Index)来衡量各国服务贸易总体限制程度的大小。指数越高,代表限制程度越高,开放程度越低。在调查所涉及的104个国家中,中国开放程度排名78位。中国服务业限制指数为36.6,而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限制指数普遍位于15-25之间。同为发展中国家,巴西和墨西哥限制指数为2230,低于中国。而印尼的限制指数为50,高于中国。

细分行业来看,在电信、专业服务(如法律咨询、会计审计)、金融服务方面,中国的开放程度相对较低。这些行业的进一步开放具有一定潜力。零售方面,虽然开放程度比其他行业相对较高,但由于大多数国家对零售业都比较开放,因此和其他国家相比开放程度也并不算高。

各国服务贸易限制指数

总结

总体而言,我国可贸易品关税水平已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但在消费品领域仍存在一定的降税空间。同时,农产品方面的非传统贸易壁垒仍然存在,政府采购领域存在巨大的开放潜力。服务贸易限制亟待放松,在金融、电信、专业服务等方面都存在进一步开放的空间。这些领域将会成为推动我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潜力股

当然,一国的进口不仅取决于贸易政策,还很大程度上受到收入水平、交通和通讯技术进步等因素的影响。虽然这些变量可能在短期内很难发生显著的变化,但在长期看来可能成为进口增长的重要影响因素。随着我国居民收入的增长,对高质量进口商品的需求将会增加,出国旅游的人数也会进一步增长,出国留学的人数也可能进一步增长。持续增长的市场规模将为进口的持续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都只是促进经济发展、增加社会福祉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政府需要做的是审时度势地减少仍然存在的贸易壁垒和制度约束,然后将选择权交给市场。最后进口是否会增加,增加多少,市场自然会给出答案。如果是在自由选择的前提下,这个答案究竟是什么,也许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来源:界面新闻,2018529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