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李实:国家收入差距仍然过大 需要更加努力缩小差距
发布日期: 2017-11-21  浏览次数:

由南开大学财富经济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凤凰财经研究院主办的中国收入分配50人论坛(南开大学)114-5日在天津举行。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做了以更平衡的收入分配满足人民需求为主题的演讲。

以下为发言全文:

李实:我今天讲的题目是发挥政府再分配调节职能,缩小收入差距。这是十九大报告当中的两句话,我只谈两个问题,第一,说明我们当前收入分配差距仍然过大。第二,需要加大政府的再分配调节功能。

为什么说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呢?看一下收入分配的基本状况,这是国内几家微观调查数据,估计的收入分配基尼系数,除了国家统计局的估计结果偏低一些,其他几家的结果大致都在0.5左右,说明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处于中等偏差阶段。而且,这样一个估计结果还存在低估的问题,很多高收入人群的样板,一般通过入户调查很难收集到。国家统计局的也非常小,不到三个百分点,对此也一个争论,是不是真的缩小了,还是由于统计偏差造成的结果。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看一下其他的包括国际组织的报告,最近几年收入差距还处在上升的势头。

再有,我们收入分配课题组利用2007年和2013年的调查数据,对这一时期收入差距的变化进行一些估计。大家可以看到收入差距缩小还是扩大,取决于是否包括农民工样本、取决于到底你要不要进行PPP购买力平价的调整,如果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这个收入差距可能会有小幅度的缩小,但是也有可能出现扩大的情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可能在过去十年当中,我们收入差距的变化可能处在高位水平上,或者是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高位水平上,应该说没有出现非常明显的这样一个缩小趋势。

包括最近的一些研究,像KanburPiketty的研究,说明收入差距即使有缩小,也不是出现在2008年那个时期,可能是在往后一个时期才出现。更重要的是什么呢?虽然我们看到了官方数据收入差距有缩小的趋势,但是有其他方面的证据显示,可能我们的收入差距没有存在缩小。为什么呢?像福布斯中国富人榜,前50名富人的财富增长情况和2010年进行对比,七年的时间,大家可以看,他们的财富基本上增加得不是一倍、两倍,甚至好几倍。所以,这样一个高端人群的收入差距确实直接会影响到我们对收入差距的估计结果,以及对这样一个收入差距变动趋势的判断。

再有,包括课题组、包括罗楚亮老师的研究,你会发现这样一个收入差距没有缩小,甚至有所扩大。

基本结论,在短期内还没有出现一个明显缩小的趋势,我们的收入差距仍然过大,因此还需要更加努力来缩小我们的收入差距。

官方的数据显示了收入差距缩小的趋势,但主要还是城乡收入占比,城市内部的收入差距仍然在扩大。所以,应该说缩小并不具备一个稳定的因素,因为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缩小很大程度上和城市化的问题,和农民工进城,包括农民工工资增加,包括惠农政策是有关系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看到这样一个扩大收入差距的因素,包括财产性收入增长得很快,而且财产性收入的分配越来越不平等,它会直接影响到我们收入差距变动的趋势。

财产性收入增长很快,但是财产差距分配应该说过去十年中在急剧扩大,远远超出了收入差距的扩大。包括2013年和2002年相比,只有财产最富的10%的人群的财产份额在增加,剩下90%的财产份额都在减少,也就是说财产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反过来也影响到收入差距。

更重要的就是财产差距和收入差距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明确。2002年的时候,这个关系并不是很明显,到了2013年的时候变得非常明显,也就是说财产越高,收入越高,反过来,收入高财产就越高。再分配效率,虽然过去几年政府在不断引进各种各样的收入分配政策,对收入分配调节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还不是很明显。相对其他的发达国家来说,我们的再分配政策相对比较有限,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分析。比如考虑到再分配之前市场收入的差距,里面的基尼系数大概是0.52左右。经过各种各样再分配以后,它会下降到0.47左右,也就是说下降了四个百分点左右,幅度是非常小的。更重要的是什么呢?税费不仅仅没有缩小收入差距,反而在扩大收入差距,特别是社会保障缴费这一块扩大了收入差距。

还有一块就是我们的转移支付,除了养老金这一块具有明显的收入差距,其余的一些比如说转移支付,像低保、像农村的粮食补贴,甚至医疗费报销等等,它对收入差距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影响力度非常小。基尼系数下降的幅度都不到一个百分点。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和其他的国家相比,特别是和欧洲国家相比,我们的再分配力度确实要小于欧洲。经过再分配以后,基尼系数下降以后,这个表中也显示了。再分配之前,欧洲的基尼系数比中国要低,经过再分配以后,它的基尼系数可以下降到0.3几,但是我们仍然在0.4以上。就说明这样一个再分配所导致的收入下降的幅度,我们国家相对这些发达国家来说要小得多。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我们要有一个基本判断,一个就是我们现在收入差距应该过大。再一个,由于这样一个过大的收入差距背后有很多很多的因素,但是有一个因素是再分配政策没有起到一个有效的调节作用。

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几个方面,谢谢大家!

来源:凤凰网财经,2017117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