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贺力平:规避一带一路债务违约风险应借鉴国际经验
发布日期: 2017-05-18  浏览次数: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20175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贺力平在接受网易财经问道一带一路专访时表示,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规避债务违约风险应借鉴国际经验。他指出,项目谈判者要清楚每个项目涉及到不同方面的风险,面对法律和政策风险,应通过合同条款来设置应对方式,面对汇率风险,要有相应的应对风险机制和管控方式。同时他提到,作为单一的大规模的债权人,可能会面对众多方面的债务违约,应该借鉴成熟的国际做法,按照惯例,国际债权人需要进行登记,通过信用评级对债务人违约进行制约,提高其违约成本,保护债权人合法的权益。

以下为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为什么会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如何理解一带一路倡议?

贺力平:我觉得这是中国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基于前期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国际经济关系的发展、调整,做出的一个开拓。它的构思主要是来自于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我们不想要按照以前流行的通过国际条约,明确的限定各国的义务和权益这种方向,这种方式来发展双边和多边的贸易和经济交往,而是通过一个相对软性的经济关系,双方就提供更多的贸易的便利,投资的便利,以及通过一些基础设施和产能调整项目上的合作,来推进双方的经济关系。

这里面有可能是双边的,也有可能是多边的。多边里面也可以多种形式,有可能是一个次要地区的多边,也可能是更多伙伴的一个多边,所以说你看到这个一带一路框架,它是一个具有柔性的,更多灵活性的框架,更多的反映了我们中国文化的一种特色。

网易财经:一带一路作为中国版的全球化方略,与TPPTTIP有什么不同?

贺力平: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TPPTTIP这是严格的基于,或者说未来将要基于国际条约的法律框架,它是会对双方或者是参与者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做出明确的约束的一个事情。一带一路不是,一带一路的开展不需要大家来签协议,这个大家要签,就是签一个友好的合作意向书。也就是说它更多的是一种基于项目,基于独自的政策调整来实施的一个,可以说是叫对外友好型的经济政策。

网易财经:一带一路倡议没有具体的范围,怎么实实在在地推进一带一路的发展?

贺力平:这个问题提得好,我个人理解,的确它是中国特色之一,但是中国现在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的发展,它是不采取统一划一的明确的条约的路径,但是它会根据一些项目,或者说在区域的范围内我们在双边小范围的多边里面来可能推出一些多少具有国际协议的一些文件,这是在未来,不是在现在,就是未来可能会包含这些要素在里面。

但是这个也是一个具有伸缩性、灵活性的一个事情。你说具体在我们怎么推进呢?我体会在最近的未来呢主要是通过一些具体的投资贸易和合作的项目。比如说基础设施的建设,基础设施的建设它可以是一个在邻国,在有关的国家之间,也可以是一个长距离的。基础设施里面还有怎么来运用,比如说现在中国最近这些年发展的比较快的叫中国到欧洲的长途的搬运货车,最主要是货运。这是要很多国家,这个你在执行过程当中势必要与有关方面要签署一些协议,这个协议它可以不是在国家层面的,它可以是在有关的机构或者说是企业之间的合作性,这个也是必须要有的。否则没有这个的话,你这个项目都很难推行。

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总体的这个特色从实施的层面来讲,它应该是一个多方面的一个合作。有政府资金的,有政府与企业的,也有企业与企业的这么一种多层次的一种合作,它不是说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国家层面进行支持。

网易财经:在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金融领域的合作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贺力平:金融领域里面的合作,有几个依托,比如说我们现在以中国为主,成立了亚投行政府间的一个基础设施里面的各大银行,在某种程度上新发展银行或者金砖国家也是一个,还有中国现在已经设立了几家政府出资的,市场化运作的投资基金,比如说中非发展基金,中欧发展基金,以后可能还有中拉,中国和拉丁美洲,这都是政府出资的基金,但是会有市场化的我们在运作,这些都是属于在围绕着一带一路这个大概念,在金融层面的推进。

但是不仅如此,还有就是金融机构层面的,我们的大的商业银行,有能力的一些金融机构,包括投资基金,比如说包括我们说不排除我们的保险公司,走出国门,还有一些证券公司也要走出国门,我们不仅要在国内层面上会有一带一路概念的证券发行,而且在国际层面上,也要推进跟有关国家的双边的和多边的金融合作,基础设施方面,还包括就是说普通的项目,比如我们现在提出的产能要合作。这个产能可能是一些制造业,那这些就需要一个关联性,金融的服务甚至是支持。

那么我们除了前面说的那些亚投行、金砖银行这几个投资基金,可能还有开发银行,银行,它们都要去。而且这些机构他们已经在做了很多事情了。

网易财经:怎样评价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发展?

贺力平:这个我不掌握具体的运作情况,我的感觉是,比如说亚投行它应该是出现在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国际社会表现出来充分的参与的热情,而且也看到报道说它已经挑选了几个示范性的项目来做。那我想亚投行它的优势非常明显,第一它有资金上的优势,第二有参与国的来自不同方面的这些专业人才,还有在项目上,经过挑选以后,它挑选的项目可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一个,我们现在叫社会资本合作,就是PPP,翻译成直译的话就是说国有跟私有资本伙伴的关系,在它上面都能得到体现。

所以我觉得亚投行至少在近期它的前景还是非常好的。从以后来看,可能在国际上还很难找到它的竞争对手,他还有可能发展壮大。

网易财经:无论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还是经贸合作的畅通,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融通,在一带一路推进的过程中,资金融通是什么样的情况?

贺力平:我觉得是这样,严格的说法,一带一路的很多国家,绝大部分国家,要么是发展中国家,要么是发展程度较高一些,还有一些发展程度较低的,而且相互之间的往来,经济往来并不是很多的。也就是说一带一路的沿边沿线的国家,他们经济的联络不像别的那些,比如说我们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一说起来,那就是比如欧盟、美国、日本、香港,这些大部分还不在我们狭义的一带一路的范围之内。

也就是换句话说,一带一路的国家之间要进一步密切相互的经济贸易关系,要发展,还需要做很多事情。也就是在经济一体化上还要做很多事,同时这些国家的市场还得要进一步开发,原来的经济体制也有很大的差别,包括经济体制。比如我们中国,我们觉得我们中国的国内的金融市场这些年发展不错的。

但是你要仔细一看,我们中国的金融市场,跟国外的金融市场那还是有很多差别的。比如说我们国内的证券公司,它的生意就在国内做,它也不了解外国的证券市场是怎么回事。我们本国的证券市场可能也不让外国的公司来参与。那很明显,你如果说我们要发展证券市场相互的沟通,互联互通,也就是说本国企业要到一带一路的市场当中去发行债券股票,或者说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或者说私人企业集团,要在中国境内发行股票债券,这些事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也就是说你前期的工作还要做很多很多才能达到这个地步。

所以说你会想象到,在金融市场上的互通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网易财经:一带一路沿线上国家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怎么应对一些国家和地区金融业发展薄弱的挑战呢?

贺力平:不仅是这些沿边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程度有比较大的差别,他们的社会经济体制也有很大差别,文化语言、宗教也有很大差异。基于这种情况,也很难采取传统的经济集团的方式来开展或者发展国际合作。又不能走TPP或者TTIP那种路子,你只能是通过大家的一种相对低程度的一种合作,就初级形式的合作,来尽可能的缩小相互间差别带来对贸易和流通关系发展的不利的影响。只有这样我觉得才可能让大家能从现状当中多一点利益,少一点摩擦或者分歧。

网易财经:推进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项目合作可能会面临主权违约的这种风险,对方国家怎么应对风险,我们要采取什么办法来对冲这种风险?

贺力平: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到国外投资,大家都会谈这个国别风险,主权风险,如果这个项目不是一个纯商业性的项目,而是一个我方和国外的一个商业机构,但是那个项目本身要得到政府的许可,那么这就存在着政策风险或者叫法律风险。应对这种事情,国际上也有一些成熟的做法,我觉得我们中国要学习,一定要借鉴。我们不能凭我们一厢情愿来做合作项目,这样我们会承受很多的风险。前期已经有教训了。

我个人感觉这些风险怎么来对冲呢,首先我们项目的谈判者要清楚每一个项目涉及到不同方面的一些风险,甚至还包括汇率风险,你要有这个意识。有的是属于可以通过合同条款来设置做一些应对,有的是需要通过合同条款以外的准备才能应对。比如说你说汇率风险,那好一个企业要出去的话,你得要有相应的应对汇率风险的机制,管控的方式。法律和政策风险呢?这个要仔细的应对了,如果是法律风险,我们要在合同条款里面有一些规定,同时在必要的时候项目的资金比较大的时候呢,双方的政府应该有协议。就是针对这个项目有可能出现的一些法律和政策的调整,双方的政府应该有相关的一些协议,这样才能减轻有关的机构企业它们承担的风险。

这个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是根据我们历史经验,如果中国是一个较大的投资方,那么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应该有能力去跟对方有关的政府去进行协商。国际上还有的话呢,有些时候政府之间的协议,它都觉得法律权威不够,有些重大的项目,它要求就是一个国会进行投票批准。这样经过国会投票批准,你就不会轻易的改变,这就会降低你的法律和政策的风险。类似这种经验,我们都值得借鉴。

还有就是应对政策法律风险,你想在推进一带一路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多事情事实上就是要中国成为这些项目,或者说新形成的海外资产再循环对不对,历史经验反复的说明,如果你是一个单一的大规模的债权人,你有可能面对对方众多的债务违约。为什么?因为道义风险,大家都觉得你是土豪,你钱多,我违约点,你不会在意的,是吧。你把钱撒给很多人用,很多人觉得,哎,这些钱,我有能力就还,或者我高兴就还你,我要没能力,我有困难的时候,大哥,你体谅我点,这个道义风险是很明显的,这个时候你怎么办?我知道也有成熟的做法。

既然你是债权人,国际债权人,那么你对你的债权是要进行登记,按照国际惯例是要登记的,你参加国际债权人的俱乐部了,如果说你对我违约了,这个不是单对我违约,你实际上是对国际债权人在违约。那好了,你对一个国际债权人违约了,那你是不是对其他的国际债权人来讲也是一个风险?如果说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它国际违约了,会影响它整个国家的信用评级,它的对外融资成本会陡然升高,那它承受不了。

所以说它事实上要不要违约,它会慎之又慎,因为就是一次违约,可能葬送这个国家的经济前途。也就是说我们做事要规范,我们不要想到我这个债权人跟别的债权人是不一样的,那人家就会,这里面就会有道义风险,人家就会欺负那些,就是叫什么,钱多人傻的债权人。所以说我们要吸取教训,要借鉴国际经验来保护自己的债权人的必要的合理的利益。

网易财经:一带一路成为亚太区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重要抓手,在这个过程中我国的银行和企业怎么把握新的发展机遇?

贺力平:我觉得我国的银行和企业已经非常积极的来响应我们一带一路的思路,而且也在讨论有关的机会。他们实际上做得比我们在学校里面做研究工作的人要好得多。大体上说来,我觉得是通过这种贸易的开展,投资的开展,会有很多新的商业机会出现。比如说中欧班列的扩大,这就不仅发展了一种新的物流方式,你还会伴随着这个物流,你会发现你的加工厂的布局,未来也有可能相应的调整,对内地的企业就是要有,以前大家都觉得,商机主要是在银行,随着这个中欧班列开设和扩大,你会发现商业机会很多就在内地了,至少说内地商业机构增长的速度比较快。

还有,你跟现在很多中亚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文明进行贸易,你会发现你的供给和你的需要都会和传统的我们和发达国家之间的相互贸易和合作有很大的差别。

网易财经:一带一路给企业出海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什么样的企业适合出海,企业出海之前需要准备什么?

贺力平:企业要出海,需要的因素是很多的,我觉得最最重要的应该不是你有多少资金,还是你企业有什么专长,你的专长能不能在国外市场上发挥作用。基于此,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是我们企业的决策者对自身的了解,以及对国外市场的认识,他有这个知识和信息,基于这些知识和信息能够正确的判断。我觉得这是至关重要的,从我们中国过去来看,虽然这些年我们的对外投资,每年以双位数增长,实际上很多投资是有盲目性的是草率决策的结果,这个是不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我觉得在一带一路的热潮当中,我们企业还需要冷静一点。究竟你要找到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对外投资,不管你的投资对象是不是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当中还是在什么地方,你都要有针对性,有目的,进行合理的投资决策。

网易财经:银行等金融机构支持一带一路的过程中会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怎么防范跨境资金流动过程中的虚假投资的现象。

贺力平:一带一路面临的风险首先我觉得银行在投资领域做了一些有关工作,比如说做得可能最多的是支持国内一些在他们看来,是既有能力,也有积极性去开展一带一路沿线贸易和投资的国内企业投资需求,这个他们已经在做的。但是除此之外,可能国内的一些银行也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国家口岸,设立一些分支机构,把这个是同步进行的。

还有他们有可能要去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提供一个融资,就是贸易信贷的服务等等。所有这些服务面临的风险是很不一样的。最常见的风险应该说就是汇率风险,除了汇率风险我们说有项目的风险,还有国别的风险。我觉得总体上看,我们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机构,我们有一些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他们这些年来实际上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一些国际经验。对那些刚刚进入国外市场的金融机构或者企业,他们是特别需要当心的。因为如果他们没有相关的人才和知识的储备,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网易财经:在跨境资金流动的过程中虚假投资的问题?

贺力平:对,虚假投资是这几年出现的,这个概念我觉得是这样的,政府有一些监管者,觉得还是不符合他规定的,或者他认为是可疑的一些交易就说是虚假投资。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变相的资本流动。这个变相的资本流动,它也有可能是有的企业是规避汇率风险来做的一件事情。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值得讨论的,就是如果大家不怕汇率风险,没有必要把大量资金转入到……就是首先人民币换成外汇,然后又把外汇资金从国内的金融体系里面挪到境外去。你这两个事情实际上体现了有一些企业它不安全的顾虑。

首先它觉得,我大量的人民币资金,万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呢?那我不是换成美元,需要美元的时候我就受损失了,第二我就算换成美元了,如果有一天这个国家外汇短缺,他说这个外汇资产你要按照我规定的底价给我换成人民币,他又觉得他吃亏了,所以也就是说,这种情况还是有一种担心这些企业。只要它的钱是合法的,我觉得应该,我们监管部门应该给予理解。我们监管部门特别要防止或者说要打击的是非法资金。

就是说你通过我开办地下赌场,毒品交易等等,通过这些途径你获得的资金,那是要监管,包括你的贪污受贿。但是人家经营正常活动的资金,那是属于你要保护的,你只要给人家安全港。他就不会做这些所谓虚假的投资,他没有必要嘛,虚假投资也是要有成本的,而且本身也是有一些不安全的因素。

你说汇率这个因素,那你说还有那我们就天天捍卫人民币汇率,也不是这样,汇率波动是市场经济当中一个非常非常正常的事情,关键是我们汇率出现波动以后,我们对这些企业而言,有没有相关的一些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和金融工具。如果这方面的金融工具金融服务跟上了,有一点波动,企业完全不需要感到紧张,不需要感到担忧,这很正常。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监管部门,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以及让企业更安心的从事他的专业工作的时候,还要多为企业,从企业的角度着想,而不是简单的把一些规避风险的行为,就谓之为违法、违规、虚假,不合理呀,异常等等。

我觉得这个我们首先需要要有新的认识。

网易财经:近期发改委同多个部门建立一带一路”PPP工作机制,怎样构筑一带一路下的PPP合作新机制?

贺力平:这个PPP首先我觉得贡献是值得肯定的。应该是要努力加以推进的,这个才是我们所说的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方向,要调动公司的积极性,并且使他们的利益得到保证。但是这个事情也是非常复杂,因为不同的主体,政府机构为一个主体,社会资本作为一个主体,他们的利益指向是有差别的,他们对债务的承受力也是有差别的。PPP说起来容易,实际推行起来有它的复杂一面。

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觉得可能更多的要通过立法层面,就是法律层面的一些改善,来推进。而不仅仅是说发布一些文件。因为它涉及到大家怎么来签这个合同,大家怎么来处置有关的债务风险等等这些事情,债务风险和权益的分配,这些事涉及到法律方面的事情,多从法律层面来推进。

来源:网易财经,2017516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