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高明华:创造低制度成本的营商环境
发布日期: 2017-03-24  浏览次数:

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针对企业成本过高问题提出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响应了企业的共同呼声。

制度性交易成本在我国是一种畸形的存在,直接导致我国企业成本居高不下。西方发达国家企业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差不多占到成本的60%,而物质成本则相对较低。我国企业的人力成本占比不多,而且长期以来被视为我国企业的一个成本优势,尽管目前我国企业的人力成本也在上升,但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仍低很多。我国企业的物质成本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差异不大,甚至还低一些。那么,我国企业的成本高在什么地方呢?那就是制度性成本。

制度性交易成本包括有形的成本和无形的成本。有形的成本主要是税费。很多人不承认我国企业的税高。其实这要从哪个角度看,单从占企业营业收入的比重看,也许与发达国家没有太大差距,但相对比较就高了。比如发达国家的企业和个人交了税,国家会提供很多公共服务,这等于把税又返回了一大部分。比如,发达国家的高速公路大部分是免费的,而我国都要收费,因此,物流成本大大提高,这等于增加了税收。我国企业上交的各种费用在世界上都是较高的,这些都增加了企业的成本。

更重要的是无形的制度成本。这类成本,有的在账面上有所体现,有的则完全显示不出来,但其对企业发展的负面影响却是巨大的。这种成本有很多类型,主要包括:

第一,产权保护成本。有位民营企业家曾讲过一个例子。他说,他的企业的人力成本比美国低,技术也比美国高,但成本却比美国高,高在哪里呢?就是产权保护的成本。他说,他的企业必须有围墙,有门卫,而美国的企业没有,因为没有人偷企业的东西,偷出去卖不掉。如果我们的产权保护法律很完善,就不需要有围墙和门卫,就节省了很多成本,企业竞争力也会提高。中国的物业公司为什么那么多?企业、单位和居民小区为什么都要聘请物业公司?这是由于人们存在着对安全的需求。这种安全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人身的安全;二是财产的安全。从制度演化史考察,这种安全成本不应该由物业公司来提供,而是应该由政府来提供,因为政府提供具有规模经济性,政府没有提供,或者虽然提供了,但不到位,则意味着政府没有尽到职责,从而只能由企业或个人自己来提供,成本自然就高了。

第二,寻租成本。寻租是一种非生产性活动,其实质是谋求社会财富的再分配,而不是创造财富。

为什么企业会寻租?是因为政府的权力太大,或者说,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范围太广,掌握的资源太多,企业要获得这些有价值的资源,就必须到官员那里去寻租,而难以通过市场竞争来获得。而且,官员也会创租,以让企业来寻。我国的政企关系很不正常,导致稀缺的资源过多地耗费在不能创造财富的寻租上,这是企业的一笔重要成本支出。如果这些寻租成本用在生产上,不仅成本会降低,还会带来财富的增长。一降一增,企业竞争力会大大提高。

第三,信用和信息成本。我国至今没有建立起完善的诚信体系,对失信的惩治力度也很轻微,企业对潜在合作者的信用不了解,需要花很大功夫去了解潜在合作者的信息,否则就容易陷入风险甚至法律诉讼。也就是说,一方面,契约的不完全性很高;另一方面,企业维护契约的成本也很高。应该说,政府在诚信体系建设和信息服务方面,做得还很不够。

第四,决策成本。中国企业的决策。或者决策权高度集中,决策不科学,决策风险很大;或者是集体决策,责任不清,同样难以做出科学决策。这两种情况,都可能会贻误市场机会,或者造成巨大损失,付出惨重代价。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前三个方面的成本都很高,尤其是寻租成本(或者公关成本);对于国有企业来说,突出的成本是决策成本。国企的很多决策,企业负责人不能做主,需要主管机构批准,还需要应对各种各样的检查监督,在监督上存在“九龙治水”,企业疲于应付,在企业决策上提心吊胆。在国企内部治理上,一方面,国企董事会战略决策的责任不能落实到个人,集体承担责任等于无人承担责任,使得决策科学性不高;另一方面,董事会和经营者的权责不清晰,尤其是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权责不清晰,董事长过度干预总经理的日常经营决策,甚至代替了总经理的职权,使得总经理的潜能难以发挥出来,经常贻误市场机会,难以与时俱进,开拓创新。

如何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关键是依靠立法和执法。为企业提供良好的经营环境是政府的重要职责。对于民营企业,政府必须放松管制,市场能够解决的,就交给市场来解决,政府不要干预,只是提供服务。要切断寻租的土壤,加强产权保护的立法,建立完善的诚信体系,满足企业对充分信息的需求。对于国有企业,一是解决监督上的“九龙治水”,强化出资人的所有权监督,少插手或不插手企业具体决策。二是通过董事会备忘录制度,把董事会集体决策的责任落实到个人,通过加大失职的处罚力度,使每个董事都对自己的决策负起责任来,从而解决决策的科学性和效率问题。三是清晰界定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权责,董事长只是董事会和股东会的召集人,不是公司的“一把手”,只有经营层才有“一把手”,这就是总经理。总经理在遵纪守法和遵守董事会战略决策的条件下,可以有充分的自由裁量权,由此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总经理的潜能。四是要有较大力度的激励,要使经营者感到做好企业的收益很大,而做不好企业的成本很高(或责任很大)。

另外,有人提到技术水平低也是中国企业成本高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2016年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内地入围500强企业的平均利润比美国入围500强的企业低40%500强中亏损企业65家,仅我国就占了21席。这同样反映出我国企业过高的成本问题。但实际上,不合理的制度本身就是影响技术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不缺创新人才,缺的是创新动力,而创新动力,尤其是持续的创新动力,来自于制度激励。

来源:经济参考报,2017323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