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2015/16中国人本发展报告发布会暨养老产业发展研讨会成功召开
发布日期: 2016-12-27  浏览次数:

20161224日上午,“2015/16中国人本发展报告暨养老产业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来自北京、西安、合肥等地政府机关、高校科研机构及实业界的专家学者聚集一堂,围绕中国产业发展状况、问题及未来走势进行了头脑风暴式的互动讨论。大家认为,《2015/16中国人本发展报告》聚焦“何以养老”主题,对近年来中国银发市场供求状况、养老产业总体状况及未来发展走势,做了深入调查研究和总体战略把握,并提出了一系列极富针对性又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是一部力作。

中国,正处于市场化、工业化和城镇化多重转型期,而且,作为世界唯一老年人口总规模过亿(已经超过2个亿)的发展中大国,近年来伴随着人口快速老龄化进程,银发市场需求日益膨胀,养老产业发展何去何从?十三亿人民近三亿老人“何以养老?”问题成为社会各界的聚焦点。鉴于此,围绕“何以养老”问题,从理念到行动,在人口老龄化及转型发展大背景、银发市场需求状况及养老产业总体格局、前沿探索典型案例及商业模式上,以马克思所倡导的“历史的与逻辑的相统一”方法论,进行纵横向梳理和全方位调查研究,拿出一个高端权威、真实可信、具有广泛深刻影响力的研究报告,无疑是一件具有重大理论及现实意义的事情。为此,北京师范大学人本发展与管理研究中心团队,围绕“何以养老”这个重大课题,并将之作为2015/16年度“中国人本发展报告”的主题主线,历时两年时间,基于一手问卷调查、典型调查数据及业界有关公开报道资料,粗线条展示了中国养老问题面临的战略性挑战,重点梳理了近年来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条件、总体格局及态势、典型案例及运营特点,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四个结论、八大判断和六大政策建议,希望能够对政府有关部门及业界同仁做相关研究或决策有一定参考启发作用。

 

关于“何以养老”的四个基本结论:

(一)进入21世纪以来,伴随着医疗水平的进步和生育率的不断下降,全球“老龄化”甚至“超高龄”步伐加快,养老问题正在成为世界性难题,“未富先老”,以及“何以养老”,也是正处于转型期的发展中大国面临的一个紧迫、严峻而重大的挑战性问题;

(二)近年来,中国老年人群消费能力不断增强,不论是从物质需求还是精神需求方面,都呈现出一种多样性和多层次的特点,但在年龄、居住方式、收入和生活自理能力四个方面存在显著个体特征差异;此外,不同健康状况对老年人群选择文娱方式进而对老年人群幸福感,都有差异性影响;

(三)近年在“市场化、社会化,小政府、大社会”为基本改革取向的体制转型背景下,中国传统“家国主义”养老模式将面临已经难以为继;走市场化养老之路,大力促进社会化养老服务,逐渐建立起“以家庭为基础,以社区为依托,以机构为补充”的三位一体多元化养老服务供给体系,已经是大势所趋并迫在眉睫;

(四)伴随着市场化改革进程、人口老龄化加剧,以及“三化”社会转型而来的一系列新常态日趋明显,“银发市场需求膨胀”已经成为不言自明、众所周知的宏观预期及商业秘密。依托银发市场厚重基础,走“养老事业产业化”发展之路,针对个性化需求形成多元化养老商业模式,是中国“何以养老”问题的战略性杠杆解。

  

关于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状况的八大总体判断:

(一)依托传统行政主导性养老事业,直面国内养老市场需求及国际竞争新挑战与时俱进适应性调整,积极推动并实现产业化转型,是中国养老产业发展历史而现实的体制性基点,这也是一个具有强大历史惯性的体制性障碍和突破难点;

(二)万科等著名房地产开发商依托“住宅地产”延伸拓展养老产业生态链,是近年来中国养老产业“突飞猛进”发展的主力军,也代表着中国养老产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主流方向;

(三)公立医疗机构及上市公司“医疗卫生”板块,响应政府主导的“医养结合”政策方向,积极布局养老产业战略,引领中国养老产业“异军突起”不可或缺的生力军,也中国养老产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长点;

(四)在远不完善、漏洞百出的基本养老社会保险体制大环境下,在传统业务竞争日趋激烈、深沪股市熊长牛短和政府加大相关政策支持力度等多元因素综合作用推动下人寿保险公司转向投资养老产业领域成为大势所趋;

(五)在数字互联网“世界变平了”及中国快速城镇化及逆城镇化转型的大背景下,主要定位于健康活跃老年群体并与酒店旅游业及疗养基地或养老地产密切相关的季节性休闲养老、旅游度假式养老和健康养生性养老,成为标志中国养老产业“活跃流动性”发展的新业态和新趋势;

(六)随着年龄的增长物质层面的欲求越来越淡化,而对于丰富多彩的精神生活需求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特别是中国这样具有悠久而弥新“上学”传统的老龄化社会,选择去“上老年大学”,或去“教老年大学”,以进一步提高生活技能、陶冶精神情操、聚会社交老友,并增强自身人生价值的存在感和成就感,孕育着中国养老服务产业“高端化”发展的巨大商机;

(七)近年来,美国CCRC及“太阳城”养老社区开发模式,以其精准化的客户和产品市场定位和精细化的复合型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备受国际养老产业界推崇、模仿和追随,自然也成为中国本土养老产业发展的引领方向和前卫导向;

(八)“十三五”是中国养老产业发展获得突破性发展的关键时期,既蕴藏着巨大银发市场需求及产业化拓展潜力,又面临传统养老事业诸多发展矛盾和体制性困境,可以说难得机遇与严峻挑战并存,能否在五到十年时间里夯实银发市场基础、做好养老产业化战略布局,使中国养老产业走上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养老产业发展大潮流的康庄大道,并有效解决千头万绪的“养老难”问题,乃中国人本战略发展的重中之重,任重而道远。

 

关于国家养老政策导向的六项对策建议:

(一)应该树立“养老人为本”的核心理念及战略指导思想,从国家相关战略目标到有关个人及组织行为取向,一切以老人幸福安康为主旨要务,以养老市场竞争为基础动力,积极维护老人自主自由选择权力;

(二)中国人本养老产业发展战略的基本指向应该是,在多重而复杂的社会经济文化转型大背景下,坚定不移地走“市场化改革”之路,将养老产业发展锚定在市场机制基础上,以市场供求关系及价格竞争机制为基础实现养老资源要素有效配置,形成有序的养老产业市场竞争格局,循序渐进完成养老产业宏观有序布局;

(三)着力转换政府职能,应该将各级政府养老事业管理职能严格限定在基本社会养老保险体系建设和完善上,以家庭为基础、依托社区建立健全“多元多样化、社会开放化和网络虚拟化”的三化基本养老服务平台和基础框架体系,使民政等主管闭幕将主要精力放在为养老服务商打造宽松和谐的法规政策环境上;

(四)国家养老产业政策基本导向应该是,积极促进机构养老向社区化、家庭化方向延伸拓展,以养老服务机构为基础平台辐射有多元化养老需求的社区家庭,鼓励养老运营商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参股等方式大力兴办养老服务业,发展连片辐射、连锁经营、统一管理的养老服务模式;

(五)国家在运用土地、税收、财政、民政、医疗等特殊“优惠政策”支持养老产业发展时,一定要采取“小心谨慎”的态度,严格杜绝相关寻租行为发生,将重中之重放在防范市场非法经营风险方面;

(六)国家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应该基于养老产业代际链、产业链和财务链三大链条,全面构建中国人本养老产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体系整合机制,促进养老企业运营长期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内在动力机制循序渐进形成。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