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沈越:大国模式下创新模式的转换与升级——基于一个理论框架的历史演化分析
发布日期: 2019-07-10  浏览次数:

第十三届中国经济增长与周期高峰论坛(2019)暨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指数发布会于629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中国70年发展历程与大国发展模式”,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沈越出席并演讲,题目为:大国模式下创新模式的转换与升级——基于一个理论框架的历史演化分析。

其表示政府主导的创新主要是三个领域,基础研究领域,涉及国家安全的非市场化的领域,技术与市场前景明朗的领域,就是政府能把握的。

需要指出的是,沈越认为政府主导作用强调的是政府的兜底责任,就是说我们在这些领域里企业和个人不能干得很好,那么政府来兜底,并不排除个人和企业主导。而在其他领域里政府的主要任务是通过深化改革,营造有利于创新的制度安排和文化环境,以激励企业和个人的创新。

他认为,政府应该减少依靠政策来激励创新的做法,因为政策易变且不稳定,还会激发套利式的机会主义行为。

以下为演讲实录:

沈越:这是个命题作文,大国模式也涉及到了70年的问题,只不过题目不能太长。

根据创新策动主体在创新中的不同地位和作用,可以将现代经济中的创新分为三种理念模式:

第一种理念模式是以个人创新引领的创新模式,个体提出创意,并通过个体在市场中组织资源来实现的创新。这种创新模式的背景是存在激励个人创新标新立异个人成功的制度安排,如对个体成功的物质和非物质的激励,在崇尚个人主义的文化背景下这种创新比较多见。同时,它有灵活健全的市场,尤其是要素市场,使这些市场能够为创新者提供创新活动所需要的资源。

这种模式最突出的特点是它有利于出现熊彼特意义上的革命性的创新,即对原来的技术路线和组织方式进行颠覆式的再造。个人的风险小。

第二种理念模式我把它概括为企业策动的创新模式。这种创新的创意来自企业,并通过企业组织来实现的创新,这种模式的背景和特点是存在注重集体组织力量的制度安排,推崇企业集体主义的文化。同时,有成熟、健全的企业组织和治理模式。

这种模式的特点是,基于对创新风险的规避,不宜产生颠覆式、革命性的创新,但是它具有在原有框架下对技术和组织完善深化的优势。就是把一件事儿做的非常精准,非常完善。但是它从组织的角度考虑,如果出现错误,股价就跌了,企业就垮掉了。所以,革命性的创新这种框架不太有利。

第三种创新模式是国家主导的创新模式。由政府直接提出创新的倡议,并组织实施,或者政府有明确的技术政策和产业引导,由个体或企业来负责执行。这种创新的模式前提是要存在国家主义的制度背景,也可以视作集体主义历史文化传统的一种特例。

这种模式的特点是政府有组织资源来推动创新的动机和能力。这种模式的特点是在于它有助于后发展国家通过模仿式创新来快速实现追赶的优势,同时也有将技术与组织锁定在追赶模式中的弊病。

第二个问题讲一下创新的三种现实的模式。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纯粹的理念模式,一个国家中总是多种模式并存,但三者有不同组合,某种模式在一国的创新体系中发挥主导作用。

现实中的第一种模式盎格鲁·撒克逊文化背景下的英美,个人创新模式占主导地位。作为近现代先行国家中的后来者,葡萄牙、西班牙都走在英国前面,但是后来被英国超过了,很大程度上是英国率先制定了专利法等一系列和市场经济相吻合的制度,保护和鼓励了个人的技术创新,使原来落后的英国超过了欧洲大陆国家,率先实现了工业化。

两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成为这种创新模式的领军者,美国就是英国的儿子,一套制度都是英国去的。绝大多数熊彼特式的颠覆式的创新二战以后都是出现在美国。

由于这种模式对市场发育程度,如能支持创新的风险投资制度,以及特有的个人主义的文化有较高的要求,其他国家比较难简单地模仿借鉴。

第二种现实模式我认为是欧洲大陆国家和日本。这种国家的创新模式是以企业推动的创新占有主导地位,这种模式是在革命性的创新出现以后,这种模式它的优点是能迅速的跟进,深度发掘原创的潜能,并且能把这些技术应用于更广阔的领域,扩展延伸原创的价值链。这种创新模式的产生有一定的历史文化背景,如行业关注,企业和行业协会的深度合作,以及职工培训,等等制度,以及个人对职业的忠诚,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就这些特质我们知道在欧洲国家,尤其在德国,在日本非常盛行。所以,这些国家的高附加值的精细制造业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

第三种现实中的模式我把它称为沙俄和苏俄和中国创造出来的国家主导的创新模式。俄罗斯是从彼德大帝开始,中国是洋务运动就开启了这种以模仿为主的技术创新模式。具体分析原因是它没市场,除了国家以外,在救亡压倒启蒙的时候,国家来办这件事儿。在两国后来的计划经济时代把这种模式推向了极致,企业和个人仅仅是创新的被动执行者,创新的创意,组织资源的实现都是由政府,由于缺乏企业和个人创新活动的支持,计划机制最终回窒息创新,只有在政府不计投入的少数领域中可能会有例外,比如俄罗斯的军事工业,中国的“两弹一星”。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企业和个人的创新动机被激活,相应的机制现在也在不断的成熟,不过政府在创新体系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企业和个人的创新仍然处于从属地位。我们创新体系的名字就叫国家创新体系。中国现今的国家创新体系我们放在70年历史发展的过程中,甚至放在150年,从洋务运动以来的历史背景中,它既有利也有弊。

大国模式下技术创新模式选择问题,回顾过去,着眼现实和展望未来,我们可以把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创新模式分为3个阶段。

初期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50年前的洋务运动,以学习模仿实用技术为主的阶段,因为学习比创新的成本更低,且来得很快,在这个阶段以政府为主导的国家创新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因为这种模式除了发挥个人和企业的作用外,在增加了政府的推动力,可以缩短赶超时间。与此同时,由于这个阶段是以学习技术为主,政府有可能根据先期发展国家的经验,把握技术发展的现状和市场前景。

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发展以后,我们现在的创新模式,我把它定义在学习加上再创新的模式,当然也有少数例外。现在仅依靠外来的技术和经验已不能支撑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原始创新变的越来越重要。同时,学习我们也不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在学习外来技术、管理和制度的基础上实现再创新。目前除个别领域以外,这种学习再创新的模式已经成为中国创新的主要形式。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高铁,原创的技术都不是中国的,但是中国的技术可以做到比其他国家更优。

随着中国与先期发展国家差距的缩小,政府在创新中的主导作用和负效应日益增大。因为政府不在技术发明和市场的第一线,缺乏把握创新机遇和了解创新市场规模的信息。国家创新模式亟待调整,需要不断提升企业和个人在创新体系中的地位。

我这儿做了一个设想。以后的创新模式是以前沿创新引领的创新模式。我原来考虑的时候是想自主创新,后来我受任正非的启发,任正非讲现代经济中的创新哪有自主?你必须在前人的基础上必须是和已有的国际的合作你才可能实现创新。所以,自主创新是带有民粹主义倾向的,后面这句话是我的,不是任正非的,但是我受他的启发,我把自主创新改成了前沿创新。随着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缩小,中国可借鉴学习的空间也会逐步变小,前沿创新就愈加重要。只有在更多的领域中中国走到世界技术的最前沿,中国经济才可能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在中国主要依靠某个主体,因为我们是大国,来推动创新已经不能满足我们大国模式的要求,尤其需要改革的是现行由政府主导的创新模式。这就需要重新安排个人、企业、政府三者在现今创新体系中的地位,提升个人和企业在创新中的地位和作用,逐步降低和减少政府的主导作用。

三者的地位和作用可做如下考虑。

政府主导的创新主要是三个领域,基础研究领域,尤其是基础科学的研究领域,因为科学研究是不挣钱的,靠政府来支持。涉及国家安全的非市场化的领域,国家安全也可以市场化,但是有一部分是不能市场化,有钱他不卖给你你怎么办?自己干。技术与市场前景明朗的领域,就是政府能把握的。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说的政府主导作用强调的是政府的兜底责任,就是说我们在这些领域里企业和个人不能干得很好,那么政府来兜底,并不排除个人和企业主导。在其他领域里政府的主要任务是通过深化改革,营造有利于创新的制度安排和文化环境,以激励企业和个人的创新。同时,政府应该减少依靠政策来激励创新的做法,因为政策易变且不稳定,还会激发套利式的机会主义行为。

这个问题也涉及到今天上午田国强老师讲的他和张维迎、林毅夫的争论,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林毅夫两个缺点。当然讨论产业政策比我这个更大,他提出有为的政府,忽略了一个问题,有为的政府没有价值判断,他可能乱作为。这是第一个缺点。第二个缺点,他是关注我们过去的经验更多,而对未来发展理解不够深入。我们国家的经济情况张平老师的分析很深入,中国的经济状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这个错误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在N年前预测中国还能以8%的速度高速增长20年。这就是简单的用过去的经验来推演未来。按照西方经济学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理论,这都是错误的。这个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理论,主流经济学的,认为不能简单的由过去推导未来,这也是他们批评凯恩斯主义最得力的一个武器。

欢迎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来源:新浪财经,2019629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
 
  北师大经管学院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