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贺力平:中美贸易关系调整不会一步到位
发布日期: 2018-12-21  浏览次数:

“第二届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暨全国保险行业、央企上市公司法律健康指数发布会”于今日在北京举行。贺力平在会议间隙与新浪财经独家对话时表示,按照美国的司法观念,他要制裁的企业实际上不限于伊核协议,还涉及到反洗钱,还涉及到环保,涉及到反垄断,涉及到金融诈骗等等,这个领域非常广泛的。近期发生一系列的中国企业受到制裁,有没有中美贸易关系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是因为有中美贸易争端,美国会加强对这些事情的调查和追究,还会投入更多的法律资源。”

“一旦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需要相对理性的应对的态度,我们要认识到首先我们的企业在很多风险防范上有不到位的,补救措施要及时听取中外法律专家的意见,及时的跟进,以妥当的方式来化解,”贺力平还建议政府也要积极行动,“如果认为美国的司法实践有什么不合理的,政府要积极的出面协调,要预知,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之后才采取行动,你可以之前有预见性的进行一些双方司法当局之间的谈判磋商,甚至就某些事务做出相应妥当的安排,这个也需要,所以说政府也有责任来积极的应对这些风险。”

新浪财经独家对话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贺力平

以下为对话实录:

新浪财经:贺老师,我们对新浪财经读者的数据也做了一个调查,大概从今年开始,往年我们每十个新浪财经读者当中有一两个人会关心国际、全球化这些大事件,今年我们发现这个数据提到每十个人有五个人,我们美股频道相关的收视率提升特别快,我们发现在中兴和华为这两个案例中网友的反映很有意思。您怎么看中兴和华为事件?

贺力平:首先,我们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国际环境有一些变化,自然国内的读者关注国际环境、关注中外关系增强,这是非常自然的。从一个层面表明,我们中国经济在升级换代,我们面临的一些问题和过去有所不同,或者重点有转移,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事件。

至于说中兴和华为,为什么大家关注度很高,有一个原因,这两家企业在国内都属于高科技尖端行业的领先企业,所以说我们中国的读者、观众会把他们作为一种指示标,一个灯塔,他们从中要捕捉一些重要的信号,这样大家会关注也是很自然的。再加上他们目前这两家企业所卷入的事件和中美关系有关,都是美国有关的司法当局提出的一些诉讼或者说可能面临的处罚,这样也是很吸引眼球的事情,再加上背后还有一些深层次的,我们所说的企业怎么在大量国际焦虑的背景下做好自己的合规经营的建设,这个事情也是我们过去相对遇到比较少的,所以说有新的意义。

从这些点上来看,我觉得大量国内公众关注他,从中了解到一些新的知识,包括我作为一个研究者,作为一个学者,我也从中学习到好多新的知识。

新浪财经:如果对标欧美成熟的经济体,未来在中国的企业家,这方面我们是不是可以依赖于某一个专家,应该是做很多事前的风控?

贺力平:对,中外的企业在创新方面,或者是创新环境,创新的政策制度方面所面临的制约是有显著差别的。两边的企业或者国内外企业做创新的时候都有很高的风险,这是大家共同认同的,但是风险具体的侧面,或者是重点是不一样的。

国外的企业对待技术开发比较重视技术是不是和现有的法规不要发生冲突,是不是满足人们对伦理道德上的要求,比如我们说要开发AI、人工智能,它有很高的逆向风险,如果开发出一个人工智能系统,这个人工智能系统不受到操纵者的控制,那你就会有很大的社会风险。简单的说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驾驶汽车为现有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有抵触,你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所有开发出来无人驾驶汽车的软件、设备,你在使用当中和操纵者是什么关系,这个在开发和技术要作为一种商业化成果推向社会的时候都必须要解决。

我们中国企业可能在这个方面的顾虑比国外要少,但是中国企业面临的可能是另外一种类型的风险,我们有一些政策的规定,可能要满足当前的政策,但是对背后涉及到的社会关系的调整,怎么应对消费者,怎么应对相关的法律,以及怎么应对产品伦理,这个考虑是比较少的。

随着我们社会经济的发展,我们社会和经济不断走向成熟,我们也走向消费者导向,消费者为主的社会当中,我们企业所面临的环境实际上和国外的相同性,相似性是在增加的,我们都要重视这方面的挑战,而政府的政策实际上也需要进行调整,政府要真正站在消费者的利益上,怎么来保护消费者的正当权益,在这个方面也要进行调整。

这方面涉及到的问题非常复杂,但不管怎么样,政府一方面要积极的鼓励企业的创新,为他们的创新提供更多知识产权上的保护。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想到企业到承担相当的社会责任,你产品的开发是要符合社会规范的,不得违背一些基本道德的原则,也不能冲击现有的法律关系。

新浪财经:大家在评估2019年的不确定因素的时候,仍然把中美贸易战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大家还有点看不清摸不准,您怎么看?

贺力平:是这样的,这个问题相对比较复杂。2018年中美经贸争端主要还是局限在贸易政策上,但事实上很多国内外的人士都认识到了中美的贸易争端只是两国关系整个大的分歧意见的表现,背后的确还有更加广泛、深刻的背景,基于这一点中美贸易关系的调整不太会一步到位,本身双方要达成一个双方都认为可接受的协议就非常有难度。

新浪财经:本来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贺力平: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而且双方是否达成了协议,双方还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美方说我们达成协议,可是这个协议要我们监督,你要不折不扣的来执行,但是中方就认为我这个达成协议是一个意向性的,我的执行或者说落实还需要一个过程,双方又会产生分歧等等,本身的复杂性,这是一。

二,不是说中美的分歧仅仅局限在我们所说的关税、非关税壁垒,背后还涉及到其他的。比如说,今天上午所谈的一些中资企业是不是合规经营,你在国际贸易当中是不是遵守了贸易合同的条款,比如说他的一个条款之一就是这些年来他认为按照联合国决议以及其他国内法,销售给外国企业(的对象),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很多设备,技术的使用,这些不得转售于指定的国家,比如伊朗、朝鲜。你要违规的,不管你自己是转售或者设立一个第三方公司转售给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又转售给伊朗、朝鲜,他要制裁你,类似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出现。按照美国的司法观念,他要制裁的企业实际上不限于我们刚才所说的伊核协议,还涉及到反洗钱,还涉及到环保,涉及到反垄断,涉及到金融诈骗等等,这个领域非常广泛的。

在反洗钱中,中国的金融机构现在被卷入的还是比较少,美国的企业、欧洲的企业最近这些年被大量卷入,但未来不排除又掌握到什么新的信息,中资的金融企业、中资的企业(也会被卷入),这个问题会层出不穷的。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会非常的吸引眼球,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既和中美贸易冲突有关,也和它没有关系,因为这是它一贯司法的实践,有没有中美贸易关系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既然又发生了中美贸易争端,这些事情一旦发生就有可能增加对这些事情的调查、追究的程度,把更多的法律资源投入到这个领域,这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他也有关系。

我们针对这些事情,一旦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需要相对理性的应对的态度,我们要认识到首先我们的企业在很多风险防范上有不到位的,补救措施要及时听取中外法律专家的意见,及时的跟进,以妥当的方式来化解,同时我们的政府也要积极行动,如果认为美国的司法实践有什么不合理的,政府要积极的出面协调,要预知,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之后才采取行动,你可以之前有预见性的进行一些双方司法当局之间的谈判磋商,甚至就某些事务做出相应妥当的安排,这个也需要,所以说政府也有责任来积极的应对这些风险。

来源:新浪财经,20181217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
 
  北师大经管学院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