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贺力平:土耳其货币危机的原因、发展与影响
发布日期: 2018-08-27  浏览次数:

以下为全球政经系列电话会第十二期会议实录

主持人 钱伟

各位投资者大家好,我是中银国际策略分析师钱伟,本次是中银主持的全球政经12期会议,主题是关于土耳其的这次货币危机。大家都知道土耳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是新兴经济体的一个发展的一个模范生,而且是远景五国的其中之一,土耳其遭受此次货币危机,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这次危机的前因后果到底是什么样的?后续会不会继续恶化,甚至触发全球金融危机,对此中国又有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值得去借鉴?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著名的国际金融专家贺力平教授为我们讲解这些问题,贺教授是北师大经管学院的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所长,同时也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的成员,对国际金融领域有着长期和深入的一个研究。

贺力平

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就土耳其货币危机进行交流。刚才钱总提到这次危机多少有一些意外,因为前些年尤其在20世纪第一个十年,2001年土耳其爆发危机以后,其经济一直增长,甚至在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土耳其的经济表现也是不错的。

首先,土耳其本身经济并不差,外需主导的纺织业、钢铁、旅游业都很有竞争力。其中,旅游收入占总收入的10%左右;证券、银行、保险在90年代以后有很快发展,在当地和周边国家都有较快扩张。甚至部分周边国家一度采用土耳其里拉作为本地货币。

发展不错的土耳其近期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一场大变动呢,可以从土耳其政治背景及经济背景来看。首先,土耳其政治体制近几年有比较突出的变化:2014年以后变成了总统制。政治体制的变化导致社会矛盾上升,2016年发生了一场政变,军队、教育等部门联合起来,尽管没有成功,但对现任总统的经济政策还是有冲击的。其次,现任总统在美国次贷危机以后认为本国不能走太多的市场化,为了经济增长就要刺激投资,在重工业和军工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刺激经济发展。另外,土耳其本国的储蓄率相对偏低,居民、企业和政府的储蓄合计起来占GDP25%,有将近3个点-10个点的“储蓄缺口”,需要外资投资来弥补。

在这样的政治经济背景下,为了推动经济的发展,土耳其早前想要加入欧盟,欧盟对于成员国的财政政策会有一些指导性的意见。土耳其财政赤字/GDP没有超过3%,但货币政策的变动较大,而欧盟对于赤字与GDP的比值有一个标准。现任总统在近10年的时间里一直放言不能让中央银行独立,导致多位央行负责人辞职。现在土耳其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已经偏离了2001制定的稳通胀的初衷。原来通胀目标是3%,近两年提升到了5%,而1年前的通胀率更是突破了10%,今年5月官方统计的CPI已经到了15%,意味着缺口进一步扩大。

土耳其还需要外资流入以弥补经常账户逆差。土耳其经常账户逆差从几年前的3%一路升至现在的5%,这么大的缺口也需要外资引入,这意味着土耳其的金融市场和外汇市场具有一定的脆弱性。

这次危机爆发的原因是什么呢?具体数据来看,里拉的贬值是在810日幅度最大,当天超过20%。但是,单日超过3%的贬值在5月就发生过。为什么6月又平荡了?主要因为中央银行把短期利率提升到17%,起到了抑制通胀的作用。不过,好景不长,国际社会此后大幅下调土耳其经济增长前景和债券评级,并且土耳其和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的矛盾也很明显;美国的宗教人物也被土耳其扣押,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导致外资纷纷流出。再加上6月份有部分企业发生违约,也导致了8月初的汇率暴跌。

7月份开始就有了一些外资流出,而且在5月、6月、7月都有几家大的土耳其的企业不能履行偿还部分本金或者利息,就发生了企业机构的外债违约的事件,这些就促成这个市场的就开始动荡。终于在810号形成一个大的风暴。特朗普政府宣布对钢铁增收关税的政策在今年3月就出台了,而且是针对很多国家,不仅仅是针对土耳其。而且土耳其本身钢铁依赖的盘子不大,所以美国对钢铁征收关税并不是此次里拉汇率下跌的主要原因。

总体上说有四个原因,第一就是政治转化过程当中激化了社会的矛盾。第二就是货币政策是属于宽松型的,而且对他原来被认为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独立的中央银行体制提出了挑战,甚至加以改变。第三,长期存在着大量的经常账户的逆差,而且这个比例数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高的之一。再加上在最近一两年当中,土耳其的对外政策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它和美国、欧盟的关系趋于紧张化,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之下,发生了货币贬值。第四,它宣扬阴谋论,把这个危机都统统归结为是美国的破坏。它要寻求新的盟友,政治上的和经济上要和伊朗俄罗斯组建货币联盟,我觉得这些措施都是比较离谱的。它的外汇储备6月份的官方数字是980亿美元,我估计7月份它又用掉了上百亿美元。

土耳其现在10%或者说再过一两个月15%的利率水平是不足以让它有能力在市场上融资的,因为风险太高,可能会未来再发生违约。换句话说,按照传统的我们惯有的思路来讲,土耳其要应对这场危机,除了国内自身的政策要进行调整,还需要一个国际援助,那就是要与IMF进行沟通,让IMF给钱,我们从几个月以前阿根廷的危机,两年前埃及的危机,以及希腊危机都看到了,最后解决危机的都是IMF。现在土耳其还没有正式提出,至少公开报道没有说它提出跟IMF申请,即使它这样做,也存在政治上的困难。因为IMF很明显是不赞成土耳其现有的经济政策与做法,尤其是贬低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不主张提高利率等等,这是有悖于IMF的原则,所以说土耳其与IMF的沟通将会十分的不畅通,如果再考虑到美国的因素,那就更加不畅通了。也就是说这场危机应该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平息。实际上7月在南非举行的金砖首脑会议上,土耳其加入金砖国家的申请也遭到了拒绝,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土耳其现在能够动员的国际资源是非常有限的,政策又不支持这个强有力的调整,能够得到国际资源又有限。在国内通胀继续高升,外币贬值,企业和政府的偿债压力都加大的情况之下,动荡应该是还会持续的,总之我现在觉得对土耳其的经济增长前景和金融稳定的前景是不看好的。

德国经济规模比土耳其大很多很多,所以说德国很明显不会受到土耳其的影响,但是俄罗斯和伊朗肯定会受到土耳其危机的牵连,某种程度上这三个是相对比较弱的朋友,或者说是盟友。另外从土耳其债务资金的来源来看,西班牙是第一大的,它提供了830亿美元,接下来是法国意大利美国英国和德国,德国实际上只提供了130亿美元。 

土耳其发生动荡之后,整个国际资本市场、金融市场,实际上会做出一个反应,就是会认为整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风险溢价应该上升。也就是说他们对待其他的新兴经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要求可能会变得更加苛刻,甚至不排除有一些金融机构企业会回撤一些资金,那么影响就会比较广泛了,但是不是说土耳其的危机会触发一场全球金融危机。首先就现在的全球经济,美国、欧洲、日本这三大经济体目前都处在复苏的阶段当中。发达经济体的金融机构这些年加强监管,总体效应还是不错的,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西班牙,整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风险溢价会上升,但是如果这些经济体能够保持一个相对审慎的货币政策,也让自己的货币提前增加一些浮动性来释放一些压力,不再像过去那样坚守一个比较高的固定汇率,同时又允许国内的通胀率高于贸易伙伴的通胀率,同时还对金融机构加强一些宏观审慎的监管,那么就不会重蹈土耳其的问题。

不排除有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会受到冲击,但是这些新兴生产经济对东亚来讲还相对比较遥远的,他们跟我们的贸易尽管这些年发展的很不错,但是体量还是相对比较小,同时我也不认为中国这些企业可以去土耳其或者埃及这些国家去抄底。从土耳其这场危机看来,追根溯源的话会发现,实际上还是有比较深的政治体制不稳的,或者说与政治体制调整过程当中触发了一些不稳定的因素是有关系的。那么中国的企业要去这些地方进行投资,还是需要特别当心的,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银策略,2018815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
 
  北师大经管学院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