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高明华:制造企业获得金融支持的前提是提高治理水平
发布日期: 2017-05-09  浏览次数:

我国当前正在大力实施《中国制造2025》,围绕重点行业转型升级和先进制造领域,其中,在制造业的发展过程中,金融扮演着重要角色。

日前,人民银行等5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金融支持制造强国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高度重视和持续改进对“中国制造2025”的金融支持和服务,聚焦制造业发展的难点痛点,着力加强对制造业科技创新、转型升级的金融支持。

“制造业转型升级,一要练好内功;二要有优良的外部环境,两者缺一不可。练好内功是基础,可以降低外部金融支持的风险。”日前,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高明华多年研究发现,虽然上市公司被认为是中国优秀企业的代表,但从公司治理国际规范看,实在谈不上优秀。而没有上市的实体企业公司治理恐怕更不容乐观,这不能不说是金融业在支持实体经济的一大风险点和值得思考的地方。

公司治理亟须改善

《中国经营报》:要实现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升级,振兴实体经济发展这一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高明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自身功力不强。治理机制不到位,技术水平低,成本高居不下。二是产业链畸形发展。制造业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或中游环节,盈利空间受到下游的销售环节的严重挤压,盈利空间趋于萎缩。三是外部环境变差。恶性竞争、融资困境、产权保护不力、市场拓展空间小等。可以说,制造业发展困境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并最终导致实体经济发展受限,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经营报》:上市公司是中国优秀企业的代表,制造业上市公司在发展和治理方面情况如何?

高明华:上市公司被认为是中国优秀企业的代表,这仅仅是立足于国内角度。从公司治理国际规范看,实在谈不上优秀,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更多中国企业需要走出去拓展市场的大背景下,制造业公司治理的不规范无疑是很大的瓶颈。

根据去年我们发布的《中国公司治理分类指数报告No.152016)》,2015年,制造业上市公司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指数平均只有48.60分,其中中小投资者决策与监督权分项指数均值更是低至40.03分,收益权分项指数均值低至41.11分;制造业上市公司董事会治理指数平均只有50.70分,其中董事会结构分项指数均值低至39.75分,董事会行为分项指数均值只有49.56分;制造业上市公司财务治理指数平均只有53.38分,其中财权配置分项指数均值低至40.77分,财务激励分项指数低至29.37分;制造业上市公司自愿性信息披露指数平均只有41.83分,其中风险控制自愿性信息披露分项指数均值低至39.30分,治理效率自愿性信息披露分项指数均值只有42.06分;制造业上市公司企业家(CEO)能力指数平均只有35.65分,其中人力资本分项指数均值仅为27.81分,战略领导能力均值仅为32.24分。

可以看到,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治理水平普遍低下,而公司治理事关企业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因此,需要全面提升制造业企业的公司治理水平,这是企业增强内功的重要支撑。

《中国经营报》:近来年,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被持续高度关注,中小制造企业的融资情况如何?

高明华:中小制造企业基本上是民营企业,而融资难、融资贵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普遍问题。2013年,我们曾发布《中国制造业中小企业成长力指数报告》,在融资方面,企业的平均满意度不到40%。融资是企业成长环境的重要方面,融资难直接影响着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中小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中小企业而言,融资难既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内部因素主要是企业经营风险较大,技术水平低、产品质量不高,市场拓展能力弱;外部因素主要是信贷市场发育不良,相关制度尤其法律制度不健全。因此,需要建立民间金融制度。否则,民间高利贷就会泛滥,企业风险就会进一步加大。

多层次金融支持

《中国经营报》:单纯要求金融业对中小制造业企业进行支持,是否能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高明华:制造业转型升级,一要练好内功;二要有优良的外部环境,两者缺一不可。练好内功是基础,可以降低外部金融支持的风险。练好内功主要包括:通过完善公司治理,进行科学决策,把风险降到可控范围;增强创新意识,通过技术更新和创新,降低成本,从而为市场开拓包括向海外市场开拓创造条件;提高产品质量,大幅度提升消费者满意度,把消费者从海外购物大军中拉回来;通过并购实现产供销一体化,减少物流环节等等。

《中国经营报》:金融如何更好地助力制造业企业?

高明华:国家的金融支持属于外部环境,对于企业是“雪中送炭”,对于企业发展至关重要。但金融支持不能仅仅理解为银行贷款,银行贷款更多的是商业银行的自主行为,它们要考虑贷款风险。因此,金融支持更多的是制度建设,包括开放民间金融制度,同时严厉打击高利贷行为;多层次发展资本市场,为企业融资创造更大空间。另外,除了金融支持以外,政府的制度建设还应包括:健全产权保护制度,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大幅提高违法成本,严厉打击假冒伪劣;理顺产业链关系,杜绝物流中的各种不正常行为,大幅降低物流成本;进行必要的减税措施等等。

来源:《中国经营报》,201756日,记者 朱会珊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Copyright © 2011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网站设计与开发: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网络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传真:010-5880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