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抗美援朝老红军陈德海爷爷
发布日期: 2017-06-26  浏览次数:


2017615日周四,根据经管学院教师行政党支部的工作计划,今天将去探访抗美援朝老红军老党员90岁高龄的陈德海老爷爷。学院退休教师支部书记李慧老师、教师行政支部书记李瑛淑老师、教师行政支部党员刘洋老师、预备党员张丽老师以及群众段灵芝老师、尚怡宏老师和新入职的杨天云老师,一行7人参加了本次探访活动。

 

 

 

3个小时的车程,穿过涞水境内的崇山峻岭,车终于在位于河北省涞水县虎过庄的一个半山腰的公路边停了下来。太阳火辣辣的照着大地,天气十分的炎热,在向导张杰老师引领下,顺着一条羊肠小道来到了老红军老党员的住处。当我们站在那个极其简陋又充满生机的小院里,感受到了一位90岁老人简朴的生活气息和宁静的生活情怀。在这个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小院里,篱笆旁种着黄瓜,树下是绿油油的青菜,空地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老人的房子位于小院中间,一棵硕大的核桃树站立在房子前的空地上,伸展的枝条将空地上空遮挡得严严实实,为老人撑起了一片荫凉。空地上摆着一张小茶几和几个板凳,茶几上摆着一个茶壶和四五个茶杯,茶杯形状颜色各异,可见老人的生活多么简朴。穿着一身军装的陈爷爷见到我们,就要给我们沏茶、切西瓜。西瓜是特意买的,为了给我们降降暑,心中不由的涌出一份清凉的暖意。

 

 

 

陈爷爷组织我们坐下,还亲自切了西瓜,将西瓜送到我们手里,站着讲起了他的故事。陈德海爷爷,1927年生,涞水人,十二三岁就参加了革命,抗日战争时在村子里站岗放哨,与日本侵略者做斗争,据他讲日本兵进了村子,一把火就将村子给烧了,全村只有一间房子没被烧到,有好些村民不肯上山逃走就被活活烧死了,他和其他村民跑到附近的山上才幸免于难。后来他加入了八路军进行持久的抗日战争,并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他参加解放战争时被编入了华北野战军,是一名炮兵。据他说解放军和国民党的战争是内战,国民党被俘后,只要愿意参加革命,在国民党兵里是什么级别,到了我们这里也一样的,在那里是班长,到了我们这里也是班长,是连长的也还是连长,伤亡情况总体比较少。他感叹 “中国人不应该打中国人呀!”。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美国军队不分昼夜对中国士兵进行地毯式的打击,白天用飞机喷洒汽油,扔燃烧弹,不少战士就被燃烧弹给活活烧死了!晚上则扔下照明弹,只要看见有中国战士就用机枪扫射,当时中国士兵的死亡非常惨重,他所在的连队120多人最后只有七八个人活着回到了中国。他还谈到了当时在军队里的学习情况,在赴朝鲜作战前,要去沈阳学习朝鲜语,七天时间要掌握基本的对话,以便和当地的老百姓进行沟通交流。但是到了朝鲜后却发现用不上,语音发音不准,对方听不懂,后来通过与当地老百姓接触,慢慢也能和当地老百姓进行日常的交流了。原本说在朝鲜呆半年,后来变成了一年,尽管已经时隔快70年了,他还能清楚的用朝鲜语说出好多单词,扫把(???)、头(??)、眼睛()、耳朵()、鼻子()、鼻孔(???)、嘴()等,记忆力惊人!平时用不上的朝鲜话,却记得这么清楚,这让我们觉得很神奇的同时,也感到当时战争对人的深刻。他又谈到,在军队不是仅仅练习打枪打炮、锻炼身体,是一定要学习文化知识的,我是到天津去学习的,一周要学2700个汉字,我没有学完,只掌握了2600多字,后来就能看书了。

 

 

 

老人还讲到了两次下江南,第一次是解放战争,打到了江西上饶、福建武夷山等地,在山脉间穿行,当时山里有很多毒蛇,雨天也很频繁,身为北方人的他很不适应,但为了解放中国,他跟着队伍进行了艰苦的远征,从河北到江西、福建,枪林弹雨中顽强战斗,身上多处负伤。第二次是由于蒋介石反攻大陆,到达了福建厦门,坐着军舰到了离台湾还有12海里的地方,当时海峡两岸的炮弹纷飞,海里都是伤亡士兵的尸体,他所乘坐的船也翻了,是被打捞上来才捡得一条命。这种情景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所无法想象的。老人沉浸在了对战争的回忆中,无法自拔,我们的心情也很沉重,如果不是他们这一辈老革命为解放中国做出的巨大牺牲,哪来我们现在这么幸福的生活!

 

 

 

陈爷爷有四个子女,两个儿子是军人,早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还为他建了房子想接他去住享受晚年,享受儿孙之乐,但他却喜欢自己简朴的小院,低矮的房子,还有自己窗前的那几棵核桃树,在乡野过着宁静的生活。这或许就是一种归一精神,他忘记过去经历的战争残酷,以及所有的辉煌荣耀,将自己回归到一种平静的田园生活中,过着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退休党支部的书记李慧老师,代表学院将最新一版的党章转赠送给陈海德同志,教师行政支部书记李瑛淑老师将学院的院衫献给陈爷爷。我们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为我们和更多的人带来心灵上的洗涤和灵魂上的升华。他是绿色核桃树下那颗红星,他是历史的见证,他是热情健康的爷爷,他很温暖!

 

 

 

短短的一小时,在城市中或许还仅仅是认识的开始,而在这里却仿佛穿越到战争年代,又闪回现在,让我们不仅认识了陈爷爷的过往、感受到了战争残酷、也萌发要加倍珍惜现在的美好,进而思考在大学工作的我们如何更好的实现价值,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双一流”大学,为全方位培养学生做出自己的贡献。

临别之际,我们都不舍得上前与陈爷爷握手合影,尽管我们说不用相送,但是他还是爬上小坡将我们送到公路上,他的手一直在挥动着挥动着,直到我们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

 

 

 

预备党员张丽当天晚上就书写了思想汇报,或许只有这样真切的活动,才可以直接震动到心灵吧。

 

撰稿:张丽

审稿:李瑛淑


 

copyright ©2009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Administration